林枫

关于教育

近几年自杀学生被讨论为心理承受能力弱,压力太大,不顾父母……反而对具体自杀原因不想深究,看到一些苛刻制度反而习以为常,认为升学就该这样,别的学生都行为什么你不行。但是否想过我们为什么而教育?苛刻制度下的学生一定心理健康吗?孔老夫子说的“有教无类,因材施教”又是否做到?身为一个教育者最应该苛刻要求的是谁?有的人会说:一个班这么多学生教师哪管的过来。但是身为教育者的责任你真的尽到了吗?
大时代背景下,更要求教育界人士关心爱护每个学生,更要求教育界人士能真正想到一个可以“因材施教”的好办法,而不是让心理承受能力弱的学生无计可施去自杀!

       我小时候见到柿子花觉得好玩。它的花瓣厚厚的,颜色是很普通的黄色,不容易腐败。花谢之后掉地上也不是一瓣一瓣的,而是整朵,底下是个方口,通的。我就捡了好多,用绳子串成一串,最后头尾相连打了个结,很漂亮。我把它放在檐下用来接雨水的罐子上,我就去上学了。在罐子上放了几天它就不知所踪了。